27人游中国败兴而归‧签证逾期被扣‧旅客遭无礼对待

27人游中国败兴而归‧签证逾期被扣‧旅客遭无礼对待(柔佛‧新山2日讯)一批团员申诉,他们27人兴高采烈参加旅行社举办的7天广东西南美食团行程,旅行社为团员申请“144小时”的便利措施旅游签证,结果团员从珠海拱北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準备过关卡到澳门时,被中国关卡官员以逾期逗留一天每人罚款500元人民币(约230令吉),以及受到当地官员不礼貌的对待,败兴而归。领队助凑钱这批团员中的6人林德财(52岁,小贩)、黄国清(53岁,商人)、张观生(52岁,汽车维修)、陈祖合(51岁,电工)、陈素珍(50岁,小贩)和刘秋梅(51岁,家庭主妇)週六召开记者会,述说他们不愉快的旅游遭遇。代表发言的林德财指出,有关的旅游日期从9月11日至17日,他们11日下午3时从新加坡樟宜机场飞往澳门后,经拱北前往广东游玩。他说,前6天的旅游行程都很顺利,17日的最后一天行程他们于晚上7时抵达拱北边防检查站,排队等盖章以过关到澳门,关卡官员指他们的签证已逾期而扣押他们。“随行的中国地陪知悉签证出问题后,帮忙我们买麵包和饮料,同时联络相关人士处理。”遭女官员呼喝“我们等到晚上9时,地陪说关卡官员因我们非法逗留一天,每人必须罚款人民币500元。带队的旅行社女领队用身上所有的人民币四千多元,帮6位不够人民币的团员缴罚款,其余人则各自掏腰包。女领队也说回国后,旅行社将付还罚款给团员。”林德财说,两名分别11和13岁的团员无需罚款,其余人则总共缴付人民币1万2500元的罚款额。他表示,当地关卡官员在扣留室将他们分成5人一组排队办理缴罚款手续。一名六十多岁的年老团员因站太久,全身酸痛而行动缓慢,结果招来一名女官员不礼貌呼喝。“我反驳对方要投诉她,她即刻黑起脸,大力关门,态度非常恶劣。”这批团员等到晚上11时,手续仍未办妥,由于要赶赴凌晨2时40分的班机回国,林德财要求官员通融加快速度,一名高阶官员却指他们当天过不了关,绝对回不了。林德财联络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告知情况要求帮忙,魏家祥于是嘱咐他联络马来西亚大使馆驻华教育参赞蔡志明,经对方协助才顺利通关抵达国门。不满旅社没道歉林德财强调,他们召开记者会的目的,是不满本地旅行社事后没有向他们道歉,同时提醒公众事前了解签证性质,避免犯法和类似事件重演。“我们最后一天于澳门的行程原本在五星级酒店吃晚餐和看表演,结果落得只在机场吃经济餐,间中挨饿嗑麵包,有的老人害怕的哭起来,还无端端犯罪,被中国当局列入黑名单。”他透露,中国关卡官员告知他们,如果触犯3次逾期逗留罪,有关旅客将被禁入境中国,所以团员都很担心日后到中国可能面对麻烦。“扣押室内只有一间厕所,官员说只可以小解,不可以大解,一个高兴的旅游团,搞得变成倒霉团。”他声称,旅行社职员当时慰问其中一名肾病团员,一週后来电通知团员可以索回已付的罚款。旅行社将每人缴付的人民币500元罚款,兑换成马币250令吉,另加30令吉餐费共280令吉付还给团员。逾期不过24小时官员无权扣留林德财指出,蔡志明告诉他们,他们并非连续逾期逗留14天,况且逾期也不到24小时,官员无权扣留他们。蔡氏相信旅行社为了节省费用而为团员申请所谓的“144小时”签证。感谢魏家祥帮忙“我和蔡志明通过电话后,先前说我们回不了家的高阶官员,态度立刻转变,很客气地请我们放心,说我们一定回得了家。”由于澳门关卡午夜12时便停止办理出入境手续,林德财过后联络魏家祥再度要求协助,当他们于12时零5分抵达澳门关卡时,一名官员还嘱咐他们慢慢来,无需紧张。“全体团员于12时15分通关后,澳门关卡便关起出入境闸门,我们很感谢魏家祥的帮忙,让大家赶上班机。”团员:不知签证类别团员黄国清说,他们是首批经古来一家旅行社安排的广东西南美食团,之前完全不知道签证类别。当他们于18日早上9时30分到该旅行社投诉时,旅行社却指公司本身也是受害者,有关签证是由中国当局处理。澳门行程泡汤他指出,旅行社职员说他们在11日晚上7时30分抵达澳门,17日晚上7时离境,以“时数”计算应没有逾期。“不过,中国当局说我们申请的144小时签证实际只有6天逗留期,行程却是7天。”黄国清认为,即使使用“小时”申请签证,本地旅行社也应该申请多一点时间,以防万一。团员陈素珍则说,旅行社给予每位团员人民币168元礼券,可在回程时于澳门享用晚餐及索取礼物,由于澳门的行程已泡汤,团员在机场把礼券退回给领队。“该礼券是没有时期的,我们浪费了这幺多小时,真要计算起来,30令吉的餐费根本抵不过礼券的价值。”25团员不会被列黑名单被投诉的旅行社负责人何先生指出,这起事件是中国关卡官僚作风所引发的,他将据理力争,通过中国旅游部向海关追讨25名团员的罚款。他也说,团员不会因为这起事件被列入黑名单,因此谈不上会影响他们日后申请中国的签证和入境中国。“错不在我们,我们一切遵照条例,144个小时的落地签证并没有过时,游客根本没有逾期逗留。”先缴罚款上飞机他强调,当晚他得知团员在拱北关卡被扣留后,急得如热锅上蚂蚁,找上珠海当地旅行社帮忙,也联络珠海海关的催姓大队长。“为了让团员快速通关赶上飞机,我当机立断嘱咐领队先缴罚款了事,过后才据理追究。”他说,他还特地要求当地旅行社帮忙凑钱应急,但在进行之际,团员已经自行筹足所需的罚款总数。他也声称,给予团员的30令吉并非赔偿或补贴,团员交回来的168元港币礼券(并非团员指的人民币),若扣除了他们在机场所吃的晚餐(每人约68元港币),尚有100元港币,旅行社决定以整数计算,折合成马币,每人退回30令吉。“我们旅行社已经尽力协助团员,大部份的团员都能接受旅行社的安排,只是少部份团员不满意。”针对道歉一事,何先生表示,至今没有团员联络他要求他道歉。‧2010.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