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逾5万电费 被断水电 居民轰管理层账目不透明

欠逾5万电费 被断水电 居民轰管理层账目不透明

欠逾5万电费 被断水电 居民轰管理层账目不透明

居民与管理机构的对话会上,一度火药味十足。

威北直落斗哇英达组屋1A及1B积欠电费逾5万令吉,导致断电、断水及升降机停止操作,居民炮轰管理机构(MC)管理不当及账目不透明。

数十名居民周六上午11时聚集在组屋楼下,在槟州首席部长特别协调官赖国平及威省市议员赛夫的陪同下,与管理机构主席依斯迈展开对话。

由于这是自2014年以来,第二度因积欠电费而导致断电事件,居民们在对话会上与依斯迈互相指责,场面一度火药味十足,惊动警察到场驻守。

欠逾5万电费 被断水电 居民轰管理层账目不透明

直落斗哇英达组屋居民高举大字报,抗议管理机构失职。

惊悉管理费被卷走

在场居民表示,该组屋是在周四上午突然断电,由于没有电流供应,导致升降机停止操作,另外也因水压不足,236个单位居民都面临断水的窘境,不仅出入不方便,连日常生活都受到严重影响。

直落斗哇英达组屋1A及1B乃隶属中央政府的房屋发展机构有限公司(JKP)所管辖,该房屋计划建竣后,由JKP委任私人管理公司处理组屋所有事项,不料在2014年回教徒斋戒月期间,却发生因积欠电费而遭国能切断电源一事,居民才赫然发现该管理公司已经卷走管理费,并且关闭了。

该组屋在数个月前,才在新国家蓝海策略(NBOS)下,获得196万令吉拨款,粉刷组屋、维修水槽与屋顶,及复新升降机,在去年12月10日举行推介仪式上,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副秘书长拿督哈里米、打西汝咯区国会议员拿督沙布丁及直落斗哇区州议员拿督查哈拉为出席嘉宾。

“由于我们的生活起居都受影响,当时在别无他选的情况下,唯有采取自救方式,向所有住户收集管理费,偿还欠款。”

欠逾5万电费 被断水电 居民轰管理层账目不透明

沙里尔出示协议书与收据,证明居民上回自行解决断电事件。

居民代表:75%住户没缴?管理层从未追讨管理费

居民代表沙里尔在受访时指出,他们与国能公司展开谈话,最终协议以每个月3000令吉分期偿还所欠下的电费。

他不满地表示,当欠款还清后,JKP曾建议居民自行组成管理机构,不过却从来不曾召开任何大会,自行委任了5名从未露面的代表接管组屋管理工作。

他说,管理机构一再声称在2栋组屋的236个单位中,有高达75%住户没有缴纳管理费,导致管理机构入不敷出,然而他们却从未发出任何追讨管理费信函给居民,也没有召开居民大会,与居民商讨任何对策。

保安书记“悄悄”受雇

“我们都不清楚到底管理机构每个月在做什幺,保安和书记都是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聘请回来的,他们常常说居民没有缴纳管理费,我们却不曾见过他们出示任何证据,就连管理机构主席也没有住在这里,怎幺会了解居民面对的问题呢?”

较后,沙里尔也出示与国能公司的分期付款协议书和收据,证明上回发生断电事件时,居民们是如何“自救”,在场居民也纷纷提及解散现有的管理机构,再召开居民大会委任属意人选。

管理机构称追讨没人理

经过2小时的对话后,管理机构主席依斯迈承诺会承担1万令吉的欠款,并答应居民若要解散管理机构,可通过合法程序要求解散,再重新成立新管理机构接管组屋管理工作。

询及居民指控管理机构失职一事,他回应,该机构曾发出3次追讨管理费信函,然而居民们却对此无动于衷,委员们也无可奈何。

他同时希望居民们能提高醒觉,自动自发缴纳管理费,以便管理机构能有效进行管理,否则类似事件还是会一再重演。

另一方面,在经过一轮的调解后,槟州首长特别协调官赖国平向媒体透露,他会确保管理机构会缴纳1万令吉款项,并且在下周一与居民前去国能管理公司进行洽谈,商讨分期付款事宜。

偿还一半才恢复电供

他说,居民们必须自行承担约1万5000令吉,再加上管理机构的1万令吉,偿还了50%欠款后,国能才会恢复组屋电供。

他表示,当解决了断电问题后,他将会继续跟进该组屋的管理机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