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大自体症候群》: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两种不同类型的「夸大

什幺是夸大自体症候群?

上一章提到,夸大自体症候群不只引发难以理解的犯罪行为,也经常威胁我们的生活;也是无同理心地控制他人、逐步升级的攻击性背后的问题核心。但夸大自体症候群不只有所谓「恶」或「犯罪」等反社会的一面,有时也会成为「英雄」或「成功」等利社会(prosocial,对他人或团体有助益)的原动力。不过,后者也摆脱不了情势逆转的危险。大成功与大不幸常是相生共存的极端二元对立关係,这也是夸大自体症候群的特性。

知道夸大自体症候群也有这样的特质,应该也会了解它带有必然性。阅读本章的历史案例与自恋心理学时,也会加深对夸大自体症候群的理解。

「夸大自体症候群」的始祖

历史上早期的夸大自体症候群症状,可以在古代社会的掌权者身上看到。他们活着的时候被神格化,接受崇拜,但也时时感受到叛乱与暗杀的危机。罗马皇帝身上可以看到这种状况的典型,他们是神一般的支配者,也总是在意是否受市民欢迎,扮演大众的丑角。支配权力与大众的讚赏是相生共存的结构,如果失去大众的掌声,就有失去权力、性命的危险。皇帝对权力支配的欲望与得到大众讚赏的欲望不断被撕裂,左右摇摆。

常见的模式是,一开始热心施行讨好市民的政策,获得声望,但在这过程中,又因满足而产生傲慢,傲慢态度被群众注意到之后,评价降低,就想用强力镇压的方式陆续排除碍眼的一切,如此更失去人心,陷入被暗杀的命运。

卡利古拉(Gaius Julius Caesar Augustus Germanicus,罗马帝国第三任皇帝)、尼禄(Nero Claudius Caesar Augustus Germanicus,罗马帝国第五任皇帝)等皇帝的命运可说是典型的例子,他们正具备夸大自体症候群的特徵。

卡利古拉有时看了臣子的脸就捧腹大笑,臣子问他有什幺好笑的事,他就回答,每当想到只要动动指尖就可以取你的命,就觉得快笑破肚皮。这个例子充分显示了病态的全能感与支配感。对无抵抗能力的被害者做出残暴行为,也是同样的心态。

尼禄的母亲小阿格理皮娜(Agrippina Minor)为了让儿子得到王位而不择手段。她陆续用下毒或伪造事故的方式杀害政敌,嫁给老皇帝克劳狄一世(Tiberius Claudius Nero Caesar Drusus),也是为了要让自己的儿子当皇帝。尼禄虽是母亲的傀儡,但登基后就开始觉得母亲很碍眼。他怀疑,母亲现在比较疼爱弟弟,可能企图让弟弟取代自己当皇帝。母亲也渐渐感觉到可能会被儿子谋杀,而她担心的事不久就成为事实。

从某种意义来看,被亲手拉拔到皇帝位置的儿子杀死,与现代父母被一向过度保护、殷殷教导的儿子暴力相向或杀害,两者的模式相当类似。他们的共同错误就是让孩子充满全能感的夸大自体不成熟地扩张,成为有力量与权力的存在。

尼禄一登上王位,就像偶像般乘着自己的战车参加战车竞走,在市民面前展现歌喉,接受喝采,这种情况大概就像今天总统参加F1一级方程式赛车,并表演歌唱。但不久后,他又对奉承市民感到厌倦。施政的反复无常与暴虐无道,使他声望下滑,又开始憎恨不如己愿的市民。历史上煞有介事地流传尼禄放火烧罗马城,看着熊熊烈火中的罗马而心满意足的故事。虽然不知真实与否,但尼禄心中满是膨胀的全能感与憎恨,会做出这种事也毫不足奇。

因为他的阴晴不定、疑心与失控的暴力,即使是身边亲近的人,也不断被当做牺牲品。着名政治家、哲学家塞内卡(Lucius Annaeus Seneca)曾任他的家庭教师,也被他逼迫自杀。他杀害了母亲、弟弟,甚至最爱的妻子也在怀孕时因细故被他踢了一脚,导致死亡。

即使是珍爱的人,也会因瞬间的怒气而杀害;无论在二千年前或今天,都是夸大自体症候群导致的悲剧。不过,二千年前与现在的差异在于,在拥有极大权力的皇帝身上发生的事,也发生在普通家庭的孩子或成人身上。

自恋的发展与夸大自体

依据柯胡特的理论,从最不成熟的自恋(primary narcissism)发展到成熟的自恋(即自尊心、理想)之间的过渡期,会发展出「夸大自体」(grandiose self)与「理想化的父母意象」(idealized paren imago,imago指潜意识的人物形象)。夸大自体是认为自己像神一般全能,理所当然地期待母亲等人满足自己所有愿望的心理结构。而稍后发展的「理想化的父母意象」,则是支配自己、实现自己愿望的父母如神一般的理想形象。

夸大自体对幼儿来说是健全的发展阶段,藉由对它的适度满足与适度放弃,夸大自体会渐渐转变为更切合实际的自尊心与自信。不过,如果夸大自体中自我炫耀愿望的满足太早被剥夺,或相反地一直被过度满足,长大后,心中就会残留夸大自体的结构。

另一方面,对孩子的健全成长而言,理想化的父母意象也是不可或缺的。某个时期,孩子必须视父母或身边的大人为理想人物,尊敬他们,拿他们当做模範,才能在往后的人生中约束自己,朝理想努力,尊重他人,建立适当感情关係的基础。不过,若因某些不幸的情况,父母、周遭大人严重辜负孩子的期待,或伤害他,使理想化父母意象的发展不足;或父母对孩子过度控制,使自律心与理想没有成长,长大后,过度膨胀的父母意象就会继续留在孩子心中。

因自恋发展不完全,造成「夸大自体」与「理想化父母意象」的欠缺或持续支配,这个概念对理解孩子与大人的「偏差行为」都非常有用。

夸大自体症候群是指切合实际的自尊心与自信未能形成,为了弥补这一部分,长大后,「夸大自体」继续拥有支配力量。再加上「父母意象」的形成也失败,孩子无论是以过度服从或激烈反抗的形式表现,都没有从这个阶段毕业。父母意象的缺乏或太过薄弱,都会被过度理想化,持续发挥强烈影响力。

柯胡特的概念架构中,把具备「夸大自体」特徵的状态称为「自恋型人格障碍」(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NPD),依据这样的基本方向形成他的理论体系。

不过,「夸大自体」并不只表现在「自恋型人格障碍」上。「边缘性人格疾患」也会为了补偿自我否定感而出现夸大自体膨胀的状态。

根据我的经验,病态扩张的「夸大自体」也偶尔会出现在偏差或反社会人格障碍(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ASPD)的案例身上。我也深切感觉到,对于有被他人拒绝的经验、怀抱自恋创伤的发展障碍孩子,以及有强烈自我偏执的其他种人格疾患,夸大自体其实发挥很大的影响。同时,我渐渐觉得必须使用精确的用语来说明这种跨越过去概念的现象,所以提出「夸大自体症候群」这个词。

现在即使是被视为完全健康的人,夸大自体也发挥了前所未见的作用。正因如此,夸大自体各种综合病徵的极端案例,才会在容易受影响的孩子身上出现。

依附的瓦解与自恋型人格障碍

病态自恋的产生原因──依附疾患(Attachment disorder)最近备受瞩目。「依附」的生物学机制,是孩子与母亲等重要抚养者之间得以形成纽带的基础机制。一般而言,母亲会对孩子投入永恆不变的爱与关怀,奉献自己去照顾孩子,保护他免于危险。因此,孩子可以安心成长。如果和母亲间能形成稳定的依附,依附对象(即母亲)便发挥安全基地的作用,成为孩子安心感的依据,保护孩子免于各种压力与危险。此外,有母亲这个安全基地的支持,孩子就渐渐能更积极探索,促进各方面的发展。与母亲的依附关係稳定的孩子,不只情绪稳定,身体、社会、智力方面也容易有良好的发展。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这幺幸运。有些母亲因故无法对孩子投入关心,也有的母亲中途离开孩子,以致稳定的依附关係无法形成,或好不容易形成的依附关係被破坏。

缺乏与母亲的连结与关心时,孩子为适应这种状况,会渐渐不再期待与母亲的连结,而形成对母亲不关心,几乎不依赖母亲的「迴避型」(avoidant)依附关係。

而原本受疼爱,但母亲的关心因为生了弟妹等因素而忽然被夺走,这样的孩子会觉得自己被抛弃,无论如何都要设法夺回母亲的疼爱,因而做出各种引人注意的行为。例如哭喊、故意让母亲困扰、扮演好孩子,或者生病。这种过度寻求关心的类型,称为「矛盾型」(ambivalent)依附关係。特徵是虽然实际上很想依赖母亲,但因生气而拒绝依赖,行为和内心想法完全相反,所以称为矛盾型。

其中,「迴避型」与增生肥大的自恋有强烈关联,但从矛盾型发展出来的焦虑矛盾型(anxious-ambivalent)中,也常看到自恋的问题。即使依附比较稳定,也有可能因为某个时期的自我炫耀需求未被满足,而使夸大自体的倾向持续下去。依附与自恋这两个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是独立的,但也有些部分彼此牵扯。

自恋型人格障碍大略可分为两种类型,其中一种的特徵是扩大的自恋,即夸大自体;另一种的特徵是伴随自恋降低的自我否定。一般来说,后者因为自恋始终低落,无法支持自我,会运作防卫机制让自恋升高。例如原本没自信的人想用获得好成绩、努力工作而被肯定,提高自信。

不过,如果这个战略失败,自恋又会降低。有时顺利,有时不顺,自恋就一直时高时低。

相较之下,第一种类型的自恋比较稳固,不会因小事动摇,但极少数情况下,会因为在现实上惨败,而使扩张的自恋瞬时崩解。人的支柱瞬间瓦解时,便形成高度危机。自恋降低时,无论哪种情况,自杀的危险性都会提高。

本书主题──夸大自体症候群的主要核心,是从迴避型依附关係发展出来的夸大自体类型。不过,以矛盾型(焦虑矛盾型)为基础者也占一定比例。

迴避型毅然捨弃情感的同理与亲密感的需求,适应冷漠的现实;也就是说,无动于衷是这类型的优点,也是缺点。藉由无动于衷,即使遭受批评与攻击、或被反咬一口,也不会沮丧自责,能够坚强面对逆境,不在乎世人的评价,泰然自若。如果能有效发挥这个特质,也许能成为英雄,但若有半点差池,就有成为犯罪者的危险。

另一方面,矛盾型的依附关係也可能培养出夸大自体。矛盾型的人,被爱的需求强烈,很想引人注意,大部分很戏剧化。

以迴避型为基础的夸大自体症候群,和以矛盾型(焦虑矛盾型)为基础的夸大自体症候群,两者有什幺差异呢?我以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为例来说明。前者是像信长那样不把人当人,后者是像秀吉那样必须经常表现出对他人的依赖,过度在意自己是否被对方所爱。两者都能造就丰功伟业,但也都有冷酷的一面,不在乎的东西,就算是人命,也会像虫豸一样消灭。

相关书摘 ►《夸大自体症候群》:阳具自恋的宠儿,征服比爱更让他们感到喜悦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夸大自体症候群:现代人体内暴君的真面目》,联合文学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冈田尊司
译者:林雯

为什幺看来极度普通的人会因为细故犯下令人譁然的案件?

近来不断发生重大刑案,其中不少是乍看普通的「一般人」突然犯下随机杀害多人的案件。有些犯罪者有幻觉、妄想等的异常症状,也有犯案动机,可是专家花时间做精神鉴定以了解他们犯案时的精神状态,却常常找不出究竟是哪些「疾病」造成犯罪行为。

重大刑案之外,因不满、愤怒引起莽撞反应,逐步升级为极端行动的问题,和我们更密切相关。而且,这现象不只出现在儿童、青少年身上,也扩及成人。最常见的是,轻易对弱小者发洩不满与愤怒的案例,例如:家庭暴力、跟蹤狂行为、霸凌、骚扰、虐待,甚至公众人物口吐狂言等,事件的数量远多于重大刑案。

二十年来持续在精神治疗第一线奋战的医师冈田尊司分析,这些扭曲现象背后的根源并非各个疾病,而是基础的共通病理:

自恋病理──「我」比整个「世界」都重要!

这些过去的精神医学无法全然掌握的病状,可以概称为「夸大自体症候群」。特徵是,拥有不成熟的全能感和自我炫耀倾向、缺乏现实感的幻想倾向、缺乏罪恶感和同理心,且不顺心时容易暴怒,非常敏感易受伤。当他们威胁不顺己意的人,并想支配对方,就是自恋失控的情况,很可能一触即发升级为犯罪。

这些异常行为的本质并不是什幺複杂的问题,主要就是缺乏健全的判断力;不成熟,不知体谅他人,以及因失去自制力而採取极端行动。一言以蔽之,就是惊人的幼稚。

从引发重大事件的少年到导致国家灭亡的领导人,都与这种自恋病理有关。因此,冈田尊司以自恋观点为基础,试图从案发现场到职场、家庭,彻底分析犯下案件的孩子,甚至扩及所有现代人的病理。

《夸大自体症候群》: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两种不同类型的「夸大Photo Credit: 联合文学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