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诗刊十人诗选 No.008

《纯 粹》诗刊 
  
纯粹之心   何其不易

王跃强/施施然/林懋予/魏先和/渭波/周剑梅/梁玉珊/周所同/罗德远/胡正刚


胡正刚 || 除夕  10
隔得远了,烧荒的火焰传到身边时
已经冷却。烈酒是徒劳的
无法阻止胸口的霜雪,向上蔓延
但你仍然一再低头,试图
用泪水稀释酒液。碗底的月光
却像一面镜子,烛照出尘世的悲辛
只隔了一年时光,父亲的白髮
已硬如鱼刺,让你如鲠在喉
母亲的白髮,也长成了一根藤索
勒得你几近窒息。欢聚的时刻
你的敏锐和怯懦,多幺残忍
多幺不合时宜

罗德远 || 还有什幺比感动更近  09
灯下铺开洁白的心灵
给远方写信
青春信笺  满是诗句和血液
温暖了我百感交集的心旅
 
还有什幺比感动更近
这些蚀人情怀的语言
鸟语般细碎   一定能
穿过你内心的黑夜
撞击叩问一种叫沧桑的美丽
 
谁的名字与泪水夜夜涨成潮汐
谁的等待结成郁郁丁香
缤纷的落英里   有浓郁的芬芳
缱绻而绵长   星子月光一样
深入你牵念一生的心房
 
日月与风尘结伴让我笃信
活着是为了相互温暖
那幺就让我用心灵的萨克斯和
红红的烛泪   贴近你
虽然我的吻蘸着感伤
但真的   没有什幺比感动更近
更嫩如柔荑的手指抚摸你的
脸庞

周所同 || 响水谣  08
水生万物。草木拥戴
一路向东的河流多幺直白
波澜、漩涡与落差都是响水
都见大自然的智慧
 
浅水种藕,深海煮盐
草药生出悬壶济世的手指
人间的爱只向低处低头
善良与美也叫响水的名字
 
稻麦、果林、棉朵偏爱抒情
风一吹,更像哗哗哗行走的流水


梁玉珊 || 暮色  07
暮色与耶路撒冷的星星达成协议
最初传来的鸣笛是寂静
在凸凹崛起的那边
禁声的冠名权在蠢动
军艇开拓的航线
颠簸在海浪伤口处
特殊的礼仪为谁加冕
而沉睡魔咒在战火以外
搭建桥樑的人
留在画板一角
错过了黄昏花期
驾驶在时间峡谷的路线
冷漠被麻痹
清理着火焰里的哭声


周剑梅 || 守望的天空  06
瓦片被雨水打落
又被春风抚慰
燕子衔出的王朝换了姓
天井目睹星转斗移
从没拥抱过一片蓝天
瞅着春花秋月
落入深井
陷进去的还有某年某月某日
日子越看越模糊
瓦片上的叶子落满失望
屋子抽出新叶
目睹所有的旧时光喘息咳嗽
纷纷退场
老猫抱着屋角做着新梦
天空只是垂了点泪
毫不犹豫
翻动一片片白云

渭  波 || 怀秋  05
土地又一次怀秋
风中的草尖洞穿了谁的遐思?
红尘依旧,心随远方
生命的血脉已成
逝水的折光
只是,难以砥砺籽粒们
纷纷悸动的苍茫


魏先和 || 秋风起  04
这一年慢慢地矮了下去
我的忧愁又长高约二十釐米
白雾升起,掩埋了归乡路
一场冷雨把几声蛙鸣扑倒在地
行囊空空啊,我只好——
秋风起时,便隐身于稻田
和其他金色的稻穗一样,低垂着头
等待父亲锋利的镰刀——
白露丰盈的早晨,他满心欢喜
开始收割肥美的秋天
然后,我回到他粗糙宽厚的掌心
回到熟悉的老屋,回到——
我的,温暖的,粮仓


林懋予 || 倘若菩提醉了  03
坐久了,
落花会多,
没有你的心事多,
若能寂寞多好,
就寝在海边,那
蓝调一定会垂青此刻的心
淡饮了忧郁,满盈了此杯,
饮了吗,
饮后会不会问:
若菩提醉了,
此生是我吗?


施施然 || 行驶的大地  02
人生至此,早已远离了起点
但也远未抵达终点。
当我们带着强烈的好奇心,和希冀
从一个未知,去接近
另一个新的未知。当我们在十六岁
乘坐着绿皮火车,越过峰峦、隧道、湖泊
废弃的工厂,和翻涌的大海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高架线,高铁,轮船,或飞机……
我们收穫着丰富的语言,和求生的本领
收穫爱情、欢笑,也学会忍耐
并强含住泪水。枫叶绿了。红了。秋雨
还在迷濛地下。我们的身体
孕育出成熟的美。而遍布了痛苦的刻痕的
广阔的心,是行驶的大地。


王跃强 || 幸运  01
我抽出肋骨,剃下血肉
胸腔里只剩下两手摸不到的虚空
谁在那里住过,自己悬空自己
浮云太浅,黄昏奄奄一息
真幸运,抽出来的
终将要回归降落的尘土
我肩扛落日,手捧露珠
给黑暗里寻找银河的人
装上一颗颗活蹦乱跳的心